1. <acronym id="urzhd"></acronym>

      1. 首頁 > 專欄 > 正文

        傅濤:新時代下,屬地水務企業的戰略選擇

        時間:2019-06-26 09:09

        來源:中國水網

        作者:劉影

        6月21日,在“2019(第四屆)供水高峰論壇”上,E20環境平臺首席合伙人、E20研究院院長、清華海峽研究院生態中國創新中心主任、供水服務促進聯盟理事長傅濤以“新時代下屬地水務企業的戰略選擇”為主題進行了深度分享。

        十九大后,中國進入了發展的新時代,也是供水行業發展的新機遇期。新時代的東風已然來臨,供水行業該如何抓住突破口,順勢而為?6月21日,在“2019(第四屆)供水高峰論壇”上,E20環境平臺首席合伙人、E20研究院院長、清華海峽研究院生態中國創新中心主任、供水服務促進聯盟理事長傅濤以“新時代下屬地水務企業的戰略選擇”為主題進行了深度分享。

        image.png

        傅濤

        新時代下的變革

        傅濤表示,中國40年高速發展最大的法寶就是改革,不斷調整結構來適應生產力需要,這種調整的速度比某些國家固化的機器更有活力,從而造就了水務行業的輝煌。回望水務改革20年,供水行業是水務改革的先鋒,但在某些程度上是先發后制。

        十四五是供水行業發展的新機遇,供水行業進入了發展的新時代。傅濤闡述了他對“新時代”的理解,他指出:首先,一切行動需要以人民為中心,以人民為指引。政治體制上是黨領導一切;從生活理念上來說,是以人民為中心。所有的工作原來是抓局部、抓問題,現在所有的工作都要以人民大眾為中心,體現在主要矛盾轉移為集中解決公共服務不充分、不平衡的矛盾;其次,政府對社會負有完全責任,社會參與度在加強。國家致力于治理結構的變化,就像最近有一位常委講到的,政府對人民負有完全責任,社會的參與度在提高,也在強化社會主義的性質;第三,國際貿易的變局強化政府的風險控制要求。隨著中國經濟增長動力的不斷變化,中美之間新舊動能的轉化是一個長期性矛盾,這種交織在未來十年、二十年的過渡中間會有巨大的不確定性,所以政府把嚴控金融風險放在三大攻堅戰中至關重要的位置,控制社會風險和金融風險是黨的領導中很重要的方向;第四,政府財稅政策在發生變化。政府的體制改革不斷深化,財稅體制改革在十九大之前曾經歷五六輪的改革。從早期水價BOT改革到整體改革、到市場化改革、再到后來PPP如火如荼的興起,接著到現在PPP降溫以后,供水行業進入新一輪的發展黃金時期。

        改革之下,對供水行業產生了一些有利因素和不利因素,有利因素方面表現在:農村供水、提標改造等水務服務的需求面增大,政府對水務服務的支付意愿增加以及公共對社會治理的主動參與度加大;不利因素表現在:新需求的商業可持續性降低、政府支付能力下降以及市場服務的價格支撐在弱化。

        外部變革下,屬地水務企業面臨的四大困境

        回望水業改革20年,發端于供水行業的市政公用事業市場化改革進程與供水行業漸行漸遠。但與此同時,供水行業也已經不可逆轉的進入了市場。與高鐵、電信、高速、燃氣等其他公用事業的發展相比,與垃圾、污水、環衛等其它環境產業壯大的速度相比,供水似乎陷入了一種困境。

        傅濤表示,變革之下,供水行業現面臨著四個困境。

        困境之一:傳統主業持續增長難。首先,供水價格未理順,利潤遞減。其次,傳統業務增長乏力,資本市場對傳統業務的估值、注資熱情在下降。

        困境之二:屬地新需求不敢涉足。首先,企業本身已經負債累累。1998年以后,水務企業基本上沒有真正資本的注入,少量注入是城市管網或者沉淀性資產,同時有一部分大量的資產投入非經營性項目當中去,企業負債率很高,個別超過90%,平均也達到70-80%。其次,政府的新公共服務需求缺乏盈利支撐,企業不響應則是責任缺失,會受政府問責。

        困境之三:異地業務競爭激烈。具體表現在水務企業的專業能力不足以支撐異地拓展、資金也難以支撐異地發展、屬地人才不愿意異地擴張以及機制不支撐異地發展。

        困境之四:水務改革的不確定性。具體表現在整體改制上市路徑長,產生不確定性、產權改革方向不明確,受到不同領導左右、資本戰略專業性不夠以及國企改革方向搖擺反復。傅濤表示,水務改革在過去二十年中間來回搖擺,改革不是說今年就改,明年就改完了,往往還沒有做完,領導的決策發生變化,造成改革很難持續;另外,大部分水務企業并不熟悉資本市場,而且資本市場也是瞬息萬變;同時,國有企業方向也在搖擺,未來依托于市場力量,還是依托私有企業、國有企業或是外資企業,依托于屬地力量,還是央企力量,市場力量也在搖擺之中。

        屬地水務企業戰略選擇的著眼點在哪里?

        傅濤表示,供水企業都在選擇未來發展方向,有四個方向要引起注意。

        第一是協調發展。以前的發展是“放羊式”,都是以點狀進行,比如深圳特區、濱海新區、浦東新區的建立都是點上進行。現在國家戰略在各個地方的呈現越來越強有力,例如最近的大戰略布局無一不是區域性的,大到京津冀、長江經濟帶以及“一帶一路”,不再是點上的戰略。

        習近平總書記領導下的戰略發展布局呈現為全國一盤棋,甚至是“一帶一路”一盤棋,每一個核心城市和核心地區無一例外都有使命,每個區域都有使命。例如福州在兩岸關系上肩負使命,重慶在長江經濟帶作為長江上游的生態屏障上肩負使命,上海在長江經濟帶上有龍頭帶領使命。每個城市被定義的使命不是發展自己,就像習近平總書記要求上海要站在服務中國的角度上發展上海,而不只是發展上海本身,因其是中國最大的城市,上海要在戰略當中發揮高質量的龍頭作用。總結來說,每個城市都需要在戰略使命之下發展,而不是按照自己的邏輯進行發展。

        第二是統籌。中央深改辦每個季度開會,都是跨部門,甚至跨很多部門的。“前些天參加科技部可持續發展示范城市的試點推進工作,河長制的事情水利部在牽頭”。傅濤表示,越來越多的機構受國務院委派成立的領導機構,都是各部門協同,各部門之間不是按照自己的價值規律分工進行完成,而需要各個部門的統籌。由國家戰略引申出水務市場的發展,可以預見水務市場的發展也是個大戰略,不是僅僅把供水做好就可以。

        1
        • 微信
        • QQ
        • 騰訊微博
        • 新浪微博
        網友評論 1人參與 | 0條評論
        神马电影-神马影院-YY4480午夜神马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