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cronym id="urzhd"></acronym>

      1. 首頁 > 專欄 > 正文

        21世紀經濟報道:如何以“收費”促“分類”? 城市將迎垃圾“產生者付費”大考

        時間:2019-07-03 10:24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作者:陳潔

        7月1日,上海進入垃圾分類“強制”時代。與垃圾分類相伴而行的,是即將全面制定的生活垃圾處理收費標準。

        6月25日,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修訂草案提交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一次會議審議。生態環境部部長李干杰在作草案說明時表示,按照產生者付費原則實行生活垃圾處理收費制度,要求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結合生活垃圾分類情況,根據本地實際,制定差別化的生活垃圾處理收費標準。

        但是,如何才能結合“垃圾分類”來“垃圾收費”,最終實現垃圾減量?據了解,現在國內城市多數采取“一刀切”和“納入水費”兩種模式,未來垃圾收費的模式將出現什么改變?

        他山之石

        生活垃圾全面收費的時代即將到來。

        一年前的2018年7月,發改委發布《關于創新和完善促進綠色發展價格機制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提出要在2020年底前,全國城市及建制鎮全面建立生活垃圾處理收費制度。鼓勵各地創新垃圾處理收費模式,提高收繳率。

        據了解,目前,我國普遍流行的垃圾收費模式是類似廣州的“一刀切”,即按照居民15元/戶·月征收;以及類似深圳按排污水量計收生活垃圾處理費,以0.59元/立方米來征收。

        而這次垃圾收費的改革,明確要求按照“產生者付費原則”,實行計量收費和差別化收費,同時有利于垃圾分類。

        怎么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目前國際上普遍流行幾種垃圾收費模式:以稅的形式征收、按重量征收和以賣垃圾袋的形式征收。

        “歐洲很多國家,比如英國就是采取將垃圾費跟著稅來征收的。”E20研究院固廢產業研究中心負責人潘功博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這個稅與真正垃圾產生的量沒有直接掛鉤,而強調這是公民應盡的義務,可能收入越高的人交得越高,住的房子越大交得會越多。”

        他表示,真正遵循“產生者付費原則”的是臺灣和日本的模式。“一個袋子成本幾角幾分錢,賣幾元錢,這其中就折算了垃圾處理費,居民可以到超市來購買相關的袋子。”

        據了解,臺北市于2000年采取強制方式實行了“垃圾費隨袋征收”政策后,10年間臺北的人均垃圾量減少65%,從1.1公斤減少到0.39公斤。

        不久前,去日本進行垃圾分類考察的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生態法研究室助理研究員林瀟瀟,則對日本成熟的垃圾處理體制非常感慨,他認為,職責分工合理明確、信息(處理標準、方法建議)公開充分、鼓勵地方、社區自發采取更加積極的垃圾利用機制等,是日本垃圾處理機制的優點。

        “日本的垃圾處理機制目的十分明確,即在于增加循環利用率,盡可能減少只能填埋處理的垃圾,基于此,該國將垃圾分為產業垃圾和一般垃圾,對二者進行區分處理。產業垃圾是經營活動中產生的廢棄物,排放企業應當遵守保管、處理標準,自行或委托具有相應資質的單位處理此類垃圾。一般垃圾主要為家庭排放的垃圾,由居民嚴格按照分類、投放要求依法依規棄置。”林瀟瀟說。

        他表示,日本的基層政府有責任制定地方上的一般垃圾處理計劃,并通過行政購買服務等方式,對一般垃圾進行處理。其政令市政府則擔負著對兩類垃圾處理廠商、垃圾處理設施運營人以及產業垃圾排放企業垃圾處理行為的審批及監管職責。對于不按規定投棄垃圾,市政將不予收取,并進行處罰。

        “國外的垃圾收費比國內樂觀得多。在國外,垃圾主要是按照計量收費,這是因為國外很多是單獨的房屋,計量比較容易。但是我國主要是公寓樓,這是第一個問題。另一個問題是,公民意識還沒有跟上。”E20環境平臺執行合伙人薛濤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國內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試行垃圾收費制度,但此前都是不考慮垃圾分類的。這一次,則必須要結合垃圾分類來推進,垃圾收費應該針對垃圾分類有獎勵和懲罰制度。”

        體系中的博弈

        潘功指出,目前國內流行的按照水費來征收垃圾費的模式,簡單可行。“按照水費征收垃圾費有它的優勢。首先,征收的比例很高,只要交水費的人都交了垃圾費;其次,需要付出的管理成本很小。但也有弊端,首先,水的產生量與垃圾的產生量不完全一致。其次,這樣的垃圾收費沒有讓居民產生‘垃圾是要收費’這一意識。”

        他表示針對多個城市進行調研后發現,經濟條件相對落后的地方,越愿意收錢。“因為這樣可以彌補財政收入。但是城市,尤其是一線的城市,既然要借助垃圾收費來作為推動垃圾分類的一個重要的手段,就不能為了收費而收費。”

        這就需要建立合理的垃圾“收費”+“分類”體系。

        “首先要讓居民了解到,丟垃圾是需要付費的。”潘功表示,“隨著垃圾分類的推行,再來按差別化來收費。”

        此外,還需要處理好垃圾體系中的各種博弈問題。

        薛濤表示,首先,如果對垃圾實行“多丟者多付費”,這是合理的,卻容易造成垃圾轉移的問題,尤其是個人比單位更容易轉移垃圾。其次,如果對垃圾分類進行鼓勵,容易造成行為異化,同時增加監管成本。

        “比如針對濕垃圾收費更低,那么就可能造成濕垃圾分類不認真或者把干垃圾丟到濕垃圾里面。或者鼓勵垃圾回收,那就有可能將外地的垃圾拿到這里來獲得獎勵。”

        再次,薛濤指出,針對垃圾分類與收費,也有監管成本與收費博弈的問題。

        “比如,上海為何要定時定點投放垃圾,這就是管理成本的問題。因為不可能讓管理員一天24小時來指導,成本太大了。”潘功表示。

        因此,專家指出,垃圾“收費”+“分類”體系的建設不可能一蹴而就。

        “我認為建立垃圾‘收費’+‘分類’體系,需要相當一段時間,因為分類政策、制度和產業服務的空白與薄弱,群眾所能享受到的分類服務是極為有限的,強行推動‘誰產生、誰付費’的收費體系,實際就是強行增加垃圾收費,特別是在目前垃圾收費的效率不高的情況下,會產生更多的城市管理問題。”廣州市分類得環境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楊靜山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0
        • 微信
        • QQ
        • 騰訊微博
        • 新浪微博
        網友評論 0人參與 | 0條評論
        神马电影-神马影院-YY4480午夜神马电影